月翊

黑塔利亚,欧美圈,博多豚骨拉面团

下面由伏八来给大家演示一下小学生吵架😂
严重ooc
@西円円円

法英 仏英

Tips:
设定大概是亚瑟和弗朗婚后的不要脸生活o(*////▽////*)q
阿尔和马修是他们领养的孩纸,maybe吧
渣文笔求不喷_(:зゝ∠)_
Maybe会把车开下去

“唔……弗朗茨,我饿了……”半夜里,亚瑟醒来,觉得有些饿,便推了推身旁的弗朗西斯。
“乖,睡觉啊。”弗朗并没听,翻个身抱住了亚瑟继续睡。
亚瑟不高兴了,拍了拍弗朗的脸:“我饿啦~”又在弗朗额头上亲了一下“mua~去嘛~”
被亚瑟这么一撩,弗朗彻底醒了。对于亚瑟撒娇,弗朗完全无法抗拒:“好好,真拿你没办法。”
弗朗披上外套,宠溺的揉了揉亚瑟的头,便去了厨房。
然而,或许亚瑟当时只是迷迷糊糊中随便说的,弗朗一走,他又睡着了。

“亚瑟——我帮你热了点司康……”过了会儿,弗朗回来了,见亚瑟已经睡着了,便蹑手蹑脚的走到亚瑟旁边。
看着睡熟的亚瑟,弗朗觉得此时的他就像一只乖巧的小兔子。
弗朗捏了捏亚瑟的脸:“嘛……你这家伙,白日里那么讨厌,现在睡着了还是挺可爱的嘛。”
“看你把我吵醒了,现在自己倒睡得正熟……”弗朗玩弄着亚瑟的头发,挑了挑眉。
“但是……”突然,弗朗猛的掀起了亚瑟的被子,大吼大叫:“睡什么睡,给我起来吃!”
“啊……干嘛啊……”睡得正熟的亚瑟被叫醒了,还带着点起床气。
“哈哈哈亚瑟,今天晚上你也别想睡了!”弗朗继续作死。
“Fuck you,France!”说着,亚瑟把手凭空挥舞了一下,却没打到弗朗,反而被那人一把抓住。
弗朗往前一步,紧接着便压到了亚瑟身上。“呐,反正也不睡了,小亚瑟不和哥哥做点什么吗?”
“啊——你这个红酒魂淡,滚开啦,我要睡觉了!”亚瑟想把身子往下抽,用被子蒙住了头。
“害羞什么嗳,躲也是没用的哦!”弗朗抓住了亚瑟两只手,另一只手直接去解他的衬衫的扣子。
“你发什么(情)……唔……”
“嘘,阿尔和马修还在隔壁睡觉哦。”弗朗舔了舔唇,把一根手指竖在嘴边,一脸坏笑。
亚瑟瞪着眼前的这个人:“流氓。”
“哥哥就当你在夸我咯。”

“papa他们在干什么啊,好吵哦……”隔壁的阿尔睡眼惺忪的揉了揉眼睛,看见马修又把被子蹬掉了,小心翼翼的帮他盖好后,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。

一个不♂眠之夜……

超短小的一篇,只是一个小脑洞QWQ
每天都在思考要更什么

马场林

马场善治说,初识时有一次回家,他看见林宪明自称杀手的坐在自家沙发上,突然一个想法从天而降,他决定和他玩一玩,这是他人生决定性的瞬间。
马场善治说,同居后有一次出门,林宪明腹部受伤不能自己走路了,突然一个想法从天而降,他决定背他回家,这是他人生决定性的瞬间。
马场善治说,确定关系后有一次喝醉睡在沙发上,迷迷糊糊中看见林宪明在给自己盖被子,突然一个想法从天而降,他决定宠林宪明一辈子。
人生有多少决定性的瞬间?
我们相信作为一个个体,人生中也会有许多格外玄妙而与众不同的时刻。这样的时刻,我们有时会被一本书,一朵花,一个人,一件事甚至一句话,一个词击中,它会让我们从迷失中醒来,更坚定自己的所想,这就是唤醒的力量。

法英  仏英
【Maybe童话向     甜向治愈系】
先存个脑洞,maybe会写
从前有两只小苍耳,他们总喜欢互相攀比。
一只在野猪身上大声唱歌,另一只就要在野猪身上更大声的唱歌。
一只快速的从山坡上滚下来,另一只就要从山坡上更快速的滚下来。
…………
直到有一次,当他们从一个斜坡上滚下来的时候,他们撞到了一起,并紧紧的抱在一起,共通踏上了新的旅途。
后来,他们跑累了,便一同找了个地方扎根,生长,最终长成了两株紧紧相依的苍耳。
@西円円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