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翊

黑塔利亚,欧美圈,博多豚骨拉面团

摆渡人

亡魂锤×摆渡基
(三)
好歹是在天黑之前到了小木屋。
“那些到底是什么,突然就出现,太可怕了。”索尔惊魂未定,他感觉,那叫声就仿佛还滞留在耳边,而那些野兽也滞留在这附近,等着他出去——送上门的晚餐。
“未知的,你可以把它们称作“野兽”。”洛基看着窗外,似乎在盯着某个点。
“这屋子这么破旧。。。它们会冲进来的吧?”索尔来回踱着步,打量着这个小木屋,略带担忧的问道。
“不会的,因为从那时起,什么都不在变,包括时间。。。”洛基低声说道,似乎是在回答索尔,似乎又在自言自语。
“什么,什么不会变?”索尔一脸雾水,追问道。
“没什么,早些休息吧,毕竟你还不适应这里。”洛基依旧盯着窗外。
“你。。。不睡吗?”索尔斜靠在床板上,心里暗自疑惑。说来,对于这些,他从未经历过,更不知发生了什么?他不知道该怎么办,但此刻,不远处的某人,似乎能给他一丝安全感。
望着他的侧脸,索尔有些着迷了,他突然觉得,这张脸是那么眼熟,渐渐的,与另一张脸重叠在一起……
想什么呢?索尔突然清醒过来,抹了把脸,姐姐早就离家打工了,每个月只会寄回对应的生活费。本来说好今天去见她,却发生了这样的变故。索尔攥紧了床单。
奇怪,屋子虽简陋,床单,桌子,椅子却被打理的干干净净,给索尔以一种久违的舒适感,就像小时候和姐姐一起住在外婆家时的那个小木屋……
为了防止自己再胡思乱想,索尔双手环胸,闭上了眼睛,希望自己能快点睡着。
如果明天一觉醒来,这一切都是梦就好了……

洛基不经意间勾起了嘴角。这个亡魂,还有点意思。

“哈——”一大早,索尔一醒来便习惯性的去拿床头的闹钟,却失望的想起自己昨天便离开了家。
他坐起来,看见了从晚上一直坐到这会儿的洛基——他几乎是连动作都没有变。
“没有早餐吗?”他看着空空如也的桌子。说来也奇怪,从遇难到现在已经十几个小时了,这期间自己滴水未进,什么也没吃,却不曾感到饥饿或口渴。心里越发觉得奇怪。
“怎么回事?”他脱口而出,盯着洛基,质问道。
“什么?”很显然,洛基并没有在意他在说什么。
“我是指,我们从遇难到现在,什么都没吃,但为什么我感觉不到饥饿?”索尔提高了音调。
“因为一切都变了,还没有发现吗?从你到这里来开始,那一切就早已变了!”洛基很讨厌这些愚笨的亡灵,自以为是,总是犯着同样的错误。
“什么意思?”索尔黯然失神,却依旧不敢相信。
突然,他一个箭步上前,把洛基按在墙上:“告诉我,到底发生了什么!”
“啧。”洛基越发不耐烦了,他讨厌别人这么抓着自己,十分讨厌,就像现在。“你已经死了。”他不想再隐瞒了。反正早晚都会知道的,不是吗?他自问道。
听到那句话真真切切的从别人口中说出,索尔不得不相信。他更用力的抓住了洛基的肩膀,指甲几乎要抠进他的肩膀里。
“嘶——”感受到了疼痛,洛基本能想挣脱开,却发现他的力气那么大,自己根本动弹不得。
“所以,早在那时我就死了?你早就知道了?你到底是谁?”索尔几乎要发疯了,他一时难以承受这一切。
洛基转过了头,不想对上他疯狂的眼神。
“你说啊!”索尔掰过洛基的头,让他不得不直面自己。
“抱歉。”看着索尔浑浊的双眼,洛基有些心软,但最终只吐出了这两个字。

@西円円円
肝爆了,蓝手红心,救救孩子

评论

热度(13)